9728见好就收网址|官方主頁

<td id="aceec"></td>
  • <option id="aceec"><option id="aceec"></option></option>
    <table id="aceec"></table>
    武夷山
    他是控制论的先驱之一 但被书名“埋没”了 精选
    2020-9-27 07:24
    阅读:2947


    斯特凡·奥多布莱扎


    他是控制论的先驱之一 但被书名“埋没”了

    武夷山

    (发表于2020年9月25日《科技日报》)


      很多人都知道,控制论的奠基者是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1894—1964)。但是,罗马尼亚学者的严肃考证表明,控制论至少还有一位先驱者,就是罗马尼亚医生和科学家斯特凡·奥多布莱扎(Ştefan Odobleja,1902—1978)。

      奥多布莱扎出生于农民家庭,家境不富裕,小时候他上不起学,只能自学。幸好,后来他得到匈牙利布达佩斯的军事医学院赞助,完成了高中最后阶段的课程和军事医学院医学系的课程。他的学习探索能力极强,毕其一生都在研究一般性的知识问题,尤其是人性问题。

      奥多布莱扎的终生著述共有5万页左右,其中最重要的著作是《协调心理学》(Psychologie consonantiste)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以法文撰写,分别于1938年和1939年首次于巴黎出版。有学者认为,该书奠定了广义控制论的理论基础。两卷书共有近900页的篇幅,含有约300幅图。奥多布莱扎说,他打算写的心理学论著应该有二三十卷的规模,《协调心理学》只不过是心理学完整论著的目录、索引和词典而已,是完整论著的大纲。

      《协调心理学》问世后,并未引起强烈反响。1939年间,罗马尼亚的一个杂志发表了此书的书评。美国著名文摘刊物《心理学文摘》则在1941年1月号的第59—60页简介了此书。另外,奥多布莱扎曾在1939年6月8日—12日期间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军事医学大会上向参会者宣布,他的《协调心理学》问世了。

      在奥多布莱扎生命的最后时光——1978年的8月21日—25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召开了第四届控制论和系统大会。因为奥多布莱扎病重,无法参会,罗马尼亚工程师斯泰利安·巴茹雷亚努(Stelian Bajureanu)作为奥多布莱扎的特使,并在会上宣读了奥多布莱扎的论文《多样性和控制论的单位》。自此之后,欧洲学界才逐渐承认了奥多布莱扎作为控制论先驱者的地位。

      奥多布莱扎去世后,罗马尼亚出版了两本书。1979年出版了《罗马尼亚的几位控制论先驱》,1981年出版了英文版的《置身于安培和维纳之间的奥多布莱扎》。罗马尼亚学者认为,他们的同胞丹尼尔·丹尼尔波鲁(Daniel Danielopolu)和保罗·波斯特尔尼库(Paul Postelnicu)等好几位学者也都是控制论思想的先驱人物,但奥多布莱扎无疑是更重要的一位先驱。所以,他们才编写了《罗马尼亚的几位控制论先驱》一书,撰写该书序言的是罗马尼亚著名的电子学、信息学和科学哲学专家,罗马尼亚科学院院士米哈伊·德勒格奈斯库(Mihai Draganescu,1929—2010)。《协调心理学》的罗马尼亚文版本直到1982年才问世。

      米哈伊·德勒格奈斯库教授在为《协调心理学》罗马尼亚文版所写的导言中说:“奥多布莱扎不能被认为是控制论的奠基人,这个荣誉无疑属于维纳,但是奥多布莱扎不仅是控制论的先驱者,而且也在一般控制论概念的创立上占有世界性优先。”我国西安交通大学自动化和系统工程专家万百五教授在2008年发表的《控制论创立60年》一文中认为,德勒格奈斯库的这种评价是公允的。

      德勒格奈斯库所说的一般控制论概念的创立,主要指闭环反馈。奥多布莱扎是世界上第一个试图将反馈律(可逆律)推广到众多领域(包括物理学、力学、医学、生物学、神经生理学、心理学等)的科学家。回过头来看,应当承认,《协调心理学》这个书名起得不好。除了二战战火使人们无心关注理论探索、科技不发达的非英语国家的科学家的成果易于被忽视等原因外,不准确的书名可能也是《协调心理学》被淡忘了几十年之久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片来源:www.EduSoft.ro)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ww.foshanj.tw/blog-1557-125223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
    9728见好就收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