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8见好就收网址|官方主頁

<td id="aceec"></td>
  • <option id="aceec"><option id="aceec"></option></option>
    <table id="aceec"></table>
    尤明庆
    数字背后的真相
    2020-9-27 09:18
    阅读:1738
    标签:古代里程, 明史地理志, 尺长

     在博文“周尺21.5 cm 制定年代之下限”最后说,“夏代的尺长早已有个数值,写好了文章。但是,关于夏的各种争执尚需要时间理解。我得小心,不能成为真的‘民科’——拥有特别主张而不能予以真切论证的科学信徒或文史爱好者。被别人认为是民科事小,自己觉得是民科事大”。

    我还觉得,“民科”真不别热切地奔走,以期别人承认自己的“特别主张”,而应该将搜集的证据去伪存真再呈现出来,至少在别人指出错漏之后迅速予以更正,千万不能再拿着那些“如山之多的证据”而不是“如铁之硬的证据继续误导他人;而将并不可靠的主张利用“人脉”向学生宣扬,有可能落得“误人子弟”的评语。

    我得声明,自己不愿与人就以上想法展开讨论或争执;而对贴在科学网博客的拙稿,讨论力学以及历史地理问题,若有错误欠妥之处,恳请博友指出。先说声“谢谢啦”。

     我得向博友表示,自己确实欠缺相关基础知识,但认真读书,努力寻找证据支撑拙见:使用公制之前路程一里4/9 km,以及周尺 21.5 cm和商尺 19.7 cm;还将给出夏尺,最终绘出尺长的演化全图。先举例,木工旧用尺即《吴承洛·中国度量衡史》、《吴慧·新编简明中国度量衡通史》 等所说的鲁班尺——市尺9寸3分3 厘即31.1 cm或许并非源自周朝,而很可能源于宋朝的营造尺30.9 cm。尺长数据30.9 cm参照闻人军. 中国古代里亩制度概述. 杭州大学学报,1989, 19(3)

    北宋为金所灭、南宋为元所灭,官尺突然调整至37 cm左右(四尺一步?),但民间工匠用尺无法瞬间改变——门窗、桌椅的规制师徒相授,尺长不易变更,只能维持旧制30.9 cm以鲁班之名而流传。现在木工已用公制米尺,而网上所见“鲁班尺”真有些奇特呢。

    我从青铜器与玉器中找到周尺21.5 cm,当然也可以从木器中找到鲁班尺30.9 cm下图是朋友发来的家用大方桌照片,其边长101.3 cm (另一张101.2 cm),其本该33寸即102.0 cm——或许木工未按规矩加3分下料,成品就只有327分多些。书籍上有长92.7 cm 的黄花梨小方桌图片,那就是 3尺整。与此类似,战国青铜镜直径21.2 cm,比周尺小3 mm,或许也与制作时未留磨削余量有关。当然,倘若明朝方桌边长100.0 cm 整,其年代的真伪或许真得仔细考证。米制是18世纪末即明亡后150年法国制定呢。

    TT 0.jpg 

      “历史地理”是专门的学问,笔者不能真正掌握;但如上篇博文所说,因1997年漠河日全食而知道“郑”有三个。读到书籍引用《日知录》中“《史记》张仪说魏王,言从郑至梁二百余里。今自郑州至开封仅一百四十里”,知道其不能作为“春秋战国时百里为清七十余里的例证”,反而说明战国路程同样适用4/9 km换算。当然,要查《日知录》,读《史记·张仪列传》;由此也理解了《战国策》张仪所说“从郑至梁,不过百里;从陈至梁,二百余里。马驰人趋,不待倦而至梁”是恐吓魏王的不实之词。

    写作上篇博文时还有些材料,略作整理附在下面。

    《明史•卷四十二•地理三》给出开封至陈州、归德的里程为265350,但直线距离相当;开封至许州、禹州的里程为220 320,直线距离也相当。开封至陈州的里程按4/9 换算已小于直线距离,即路程曲折系数小于1。又,北京距北直隶十府的里程以4/9 km换算,路程曲折系数在1.09~1.29 之间而合理可信;依《读史方舆纪要》数据,怀庆、洛阳至泽州的路程曲折系数为1.12、1.39,而怀庆至洛阳为0.97则显然有误——两地相隔黄河,路程怎能是直线距离呢(下图左上角)。所说直线距离从《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明)》测量,误差小于 2 km;而明朝数据的精度为 5 里 。

    TT 1.jpg

    我过去一直将曲折系数小于1 归于数据差错。如开封320 大名150临清,大约是420和250里的误写;开封至北京1580里正确,而其东南的归德至北京1230里则属于错误计算,尽管开封与归德相距350里可信;不过,写作上篇博文时发现,《明史》或《读史方舆纪要》的异常路程绝大多数都是一里合 4/9 km 左右,如下表所示。平均的换算系数正好是 4/9 km。据此可以做出判断,编书体例需要两地之间的里程,但没有具体数据而从计里画方的地图上量取了直线距离—旧地图上9 里正好相当于 4 km当然,《明史》上多数两地相距还是里程,如前述北京距北直隶十府,以及开封至禹州、汝州、南阳为320、490和680里,曲折系数1.24、1.34和1.18,也都大致可信;据此可以确认《史记》“从郑至梁,二百余里”的路程完全可信。

    TT 2.jpg

    图上距离来自《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明)》,精度0.5 mm;明清里程数据来自《明史》和《读史方舆纪要》,或许从计里画方地图上量取的。直线距离依9/4 换算,与明清里程相差可达到25 里。

    只要数据不是人为编造,即使并不协调而存在矛盾,细心体察就可以发现真相,如明朝路程一里并非基于营造尺或量地尺计算的574.2 米或587.9 米,而是与唐宋相同的4/9 km

     最后,感谢多位老师和朋友的指导、帮助和鼓励;谢谢科学网提供的呈现平台。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尤明庆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ww.foshanj.tw/blog-275648-125222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
    9728见好就收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