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8见好就收网址|官方主頁

<td id="aceec"></td>
  • <option id="aceec"><option id="aceec"></option></option>
    <table id="aceec"></table>
    王德华
    我与《动物生态学原理》的缘分 精选
    2020-11-7 17:12
    阅读:6513

    我与《动物生态学原理》的缘分

    王德华

    198712月还在读研究生的我邮购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动物生态学原理》,当时的书讯应该是从科技新书目录中获得的,价格是5.7元。这本书的作者是孙儒泳先生。

    说起来,我与孙先生相识很早。1984年我在报考研究生的时候,曾写信联系过他。孙先生当时给我回了信,还给我寄了一份油印的《动物生态学》复习题。

    孙先生上世纪50年代留学苏联莫斯科大学,师从著名生态学家纳乌莫夫教授 (我国曾翻译过纳乌莫夫的著作《动物生态学》,1958年,科学出版社)。1958年他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即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60年代初,孙先生开始在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讲授《动物生态学》,并编著了《动物生态学讲义》。孙先生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讲授《动物生态学》的教师,也是最早编写《动物生态学》讲义的教师,北京师范大学自然也是新中国最早开设《动物生态学》课程的高校。

    上世纪70年代,国家开始规划生态学教材的编写出版工作,孙儒泳先生与华东师范大学钱国桢先生、复旦大学黄文几先生和中山大学林浩然先生等共同编写了我国第一本《动物生态学》教材(上、下册),1981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全书共11章,孙先生撰写了5章,与钱先生合写了一章。这本教材获得了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二等奖(1988)。孙先生还与华东师范大学联合编写了《动物生态学实验指导》,于1983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我报考研究生的时候就自学了这本上下册《动物生态学》教材。我后来考取了原在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工作的王祖望先生的研究生。王祖望先生和孙儒泳先生是宁波同乡,两人的私人关系很好。王祖望先生经常给我们讲孙先生的一些研究工作。孙先生当时也是中国科学院海北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定位站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他和他的研究生都曾在位于青海门源县的海北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定位站做研究。我硕士学位论文答辩的时候,王祖望先生邀请孙先生担任答辩委员会主席。

    孙先生是我国动物生理生态学的奠基人,是我国动物生态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他的学术论文和学术思想对我国动物生理生态学的发展影响深远。孙先生的学术思想很前沿,如在比较不同动物物种之间代谢率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体重对代谢率的影响,提出用协方差的方法去除动物体重的影响。当时计算机还不普及,一般用计算器计算数据。用计算器进行协方差分析,实在是太折腾人了,一个数据一个数据输入,然后求和、计算方差等等,每一步都得特别小心,稍不留心,几个小时的计算就前功尽弃,想起来就发怵。

    孙先生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积累,写成了90 多万字的《动物生态学原理》,1987年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教材一出版就广受学界的欢迎,无论是高校教师,还是研究院所的研究人员,都争相购买,在国内高校也成为广泛使用的教材。《动物生态学原理》第一版重印四次,被港台新闻界推荐为公众阅读的十本大陆书之一。这本教材获得全国高校教材优秀奖(1992)和全国教学图书展一等奖(1992)。

    1990年在王祖望先生的推荐下,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成为了孙先生的博士研究生。《动物生态学原理》第二版于1992年出版。印刷质量和纸张比第一版精致了很多。在研究生期间,孙先生就请我们对他的书挑错,发现有错误的地方及时告诉他。我把读书的时候发现的一些印刷错误交给他,他在第二版的前言中还专门进行了致谢。当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孙先生送给我一本第二版《动物生态学原理》,他亲笔在书上写上“王德华同学留念”。

    《动物生态学原理》第三版于2001年出版,字数增加到120多万字。我博士毕业后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做博士后,1995年留所工作。第三版修订再版的时候,孙先生邀请我参与《动物生态学原理》第三版的修订工作,我特别兴奋,但深知自己知识太浅,不能胜任,孙先生鼓励我,我就按照我自己对相关内容的浅显认识进行了一些修订,主要是补充了一些内容,如体重对代谢率的影响、非颤抖性产热、持续能量收支等内容。孙先生竟然都采纳了。第三版出版的时候,孙先生也送给我一本,竟然在扉页上写下 “王德华研究员指正”几个字,我就有点受宠若惊了。

    好教材再版和更新是必须的,也是很重要的。有一年孙先生跟我商量他的《动物生态学原理》再版修订的事情,他说自己年事已高,没有精力了,希望我能帮他完成。由于多种原因,主要还是我信心不足,这件事情就耽误了下来。2012年的时候,北师大出版社又跟孙先生联系催促再版的事情,孙先生就跟出版社负责的编辑姚斯研说,现在修订再版的事情交给我来负责了。孙先生在电话里又跟我说了这件事情。姚编辑到我办公室讨论了再版的方案和时间等具体事项,在姚编辑的一再催促下,我才开始启动第四版的修订工作,我与孙先生商量后,邀请了在北师大一线教学的牛翠娟教授、刘定震教授和张立教授参与,三位都是孙先生的弟子。

    由于前三版都是孙先生一个人完成的著作(第三版房继明博士、张大勇教授和我参与了部分修订工作),也是他几十年教学和科研的积累,他有很丰富的教学经验,对于生态学的概念和原理的解释和叙述简朴、准确、易懂,阅读起来很流畅,有一种亲切感,很适合读者阅读。我们几个都感觉达不到孙先生那种对于学术概念和术语娓娓道来的能力,感到有些吃力,修订工作进展一直不是很顺利。

    后来出版社的刘凤娟编辑负责此书的出版工作,她反复催促,并说第三版出版社也不再计划印刷了。在她的不断催促下,我们加快了修订进程。这次出版社要求大大压缩文字,这样我们几位商量后,决定补充少量的内容,以删减压缩为主,修改一些印刷错误和适当的语言修订等。在大家的努力下,《动物生态学原理》第四版在2019年顺利出版了,文字从120多万字压缩到78万字。

    很遗憾,孙先生几年前患病,记忆力减退,不能进行正常交流了。我收到出版社的样书后,寄给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的师妹王维娜教授,委托她交给在校医院养病的孙先生。记得师妹把书交给孙先生的时候,师妹给我发短信说:“孙先生在认真看,但不记得了。没办法,自然规律啊。”我看着师妹发给我的孙先生拿着书在认真看的照片,心里十分难过,给师妹回了句“有点心酸!也得面对现实。”

    孙先生还主持编写了同样有重要影响的《普通生态学》(1993年,高等教育出版社)和《基础生态学》(2002年,高等教育出版社)等广受欢迎的教材,也主持翻译了一些国际上优秀的生态学教材,如美国学者Eugene Pleasants Odum的《生态学基础》(1981年,人民教育出版社)、英国学者Robert May的《理论生态学》(1980年,科学出版社)和美国学者Robert E Ricklefs的《生态学》(2004,高等教育出版社)等。孙先生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事《动物生态学》教学工作,编著和翻译了近20本著作,为我国的生态学教育奉献了一生,是我国杰出的生态学教育家。

    回过头来看,孙先生编著的《动物生态学原理》影响了我国几代动物生态学工作者,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动物生态学的发展历程和我国生态学的发展历程。我国的很多生态学科研骨干,中青年科学家,大多都是读着这本书成长起来的,考研的时候读,考博的时候读,做研究的时候读,教书的时候读,当导师的时候读。值得一提的是,这本教材虽然取名《动物生态学原理》,除了个体生态部分,孙先生在种群、群落和生态系统部分都兼顾了动物生态和植物生态的内容,这也是生态学界备受欢迎的一个原因。

    2020年春节,武汉暴发新冠病毒肺炎,大家都躲在家里。2020214日上午,我收到了师妹发来的噩耗,孙先生在广州去世了。那天北京下着大雪,由于疫情当前,不能前往广州去为孙先生送行。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师兄弟妹们相约在同一个时间向着同一个方向,为先生鞠躬默哀,向先生致敬,为先生送行。

    孙先生走了,他留下的《动物生态学原理》还会继续影响着中国的动物生态学者,还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我们也会尽力把《动物生态学原理》未来的更新和再版工作做好,让这本经典教材延续下去,保持她的生命力。

    说明:此文是应邀为庆祝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文集所写。纪念文集《书说四十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已于2020年9月正式出版。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德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ww.foshanj.tw/blog-41757-125744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
    9728见好就收网址